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武侠古典  »  【创世圣母】【完】
【创世圣母】【完】
西元2028年。

  全球突然爆发了一种无药可医的怪病,感染此病者,将会在发病后3天内死亡,且屍体的血肉会被这特殊的病毒在一至两天内分解,只留下毛发及屍骨,不产生任何一点屍臭味。

  这种特殊的病毒来源完全不明,只知道它只会作用於人类身上,而人类却完全无法找到消灭此病毒的手段。

  在此病爆发的一个月后,人类六十亿多的人口,或许只剩下两个人了……我名叫小展,是个平凡的16岁高 中 生。是家中的独子。

  非常莫名奇妙的,我的生活被这场病毒风暴给打乱了。

  我的父亲是某家国际知名生物科技公司的研究员,同时也是这次公司内研发病毒疫苗小组的组长。 母亲则是爸爸在公司的专属助手,也是这项疫苗研究的特助。

  现在是病毒爆发后的一个月后,我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出过家门了。

  而距离最后一次与人对话,是上个礼拜的某天,妈妈打来的电话。

  在电话里,妈妈用仓促的声音交代我千万不要随便出门,当她疫苗研究告一个段落后,会赶回家,这段时间就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她估计半个月后就会回家一趟,食物的问题,就尽量撑下去。

  而之后,通讯系统完全停摆,我就再也联络不上任何人了……我偶尔会望向窗外,大部分的时候整个城市都像个死城,偶有成群的流浪狗会出现。 有钢筋水泥可避雨,走到那都没有人类会驱赶,并且有现成的骨头可以啃,看样子人类居住的城市已经是流浪狗的天下了。

  如今,半个月过去了,家里的食物也已消耗殆尽。 昨天整整饿了一天,看来今天我必须出门去寻找食物了。

  整个城市或许早已经没人了,所以,我准备了个背包,打算要进入便利商店或量贩店好好补充粮食。

  还准备了根球棒,在遇到凶猛的野狗时,应该能派上用场。

  正当我准备出发时,门外传来汽车停驶的声音。

  我望向窗外。

  「是妈妈的车!」我看见妈妈下了车,并搬出一箱箱的箱子,我赶紧开门冲向妈妈。

  「妈妈!!」我扑向妈妈,并紧紧抱着她。

  「小展!?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妈妈看到我还活着,也紧紧抱着我。

  我看见妈妈眼角泛着泪光……「来~小展,你应该好一阵子没好好吃东西了吧?妈妈回来时,从大卖场带来了好多食物,等会帮你弄些好料的。」接着,妈妈开始把车上的箱子都搬入屋内,我也在一旁帮忙。

  妈妈在厨房料理着食物,我则是在一旁看着妈妈,因为我实在是太久没有与人接触了,不想要再孤伶伶一人,所以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妈妈身边。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妈妈身高167公分,体重51公斤,并有34E、24、35的好身材,皮肤白皙紧实,保养的很好。

  巴掌瓜子脸、深邃的眼眸、端正的眼眉、高挺的鼻子、樱桃的小嘴……这样的五官,不管任何人看上去都会认为是位美女。

  她的脸上几乎没有皱纹,只在笑起来时有淡淡的鱼尾纹及法令纹,不仔细看也还看不出来,不过这反而让妈妈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这样的女人,说他已经34岁了,连我都不太相信。

  说她24岁我还比较认同。

  甚至有次同学到我家作客看见妈妈,还把她误认为我的姊姊,第二天到学校,还大肆的宣扬我有个美女姊姊,还煞有其事的说她在读XX大学,不论我怎么讲都解释不清,真是的……总之呢……不管怎么说,看着这样的女人在面前做菜,也算得上是种享受了。

  妈妈一边准备食物,一边跟我解释现在的情况。「一直到最后,还是没有人能研究出疫苗……这种病毒能在空气中传拨,即使是在真空中,也能存活超过24小时。甚至在岩浆的温度中也能存活……如此强大的病毒……才一个月的时间,全人类几乎都死光了……连你爸爸他也……」妈妈越讲越难过,特别是说到爸爸时,整个人哽咽到说不下去。

  「什么!?爸爸他也……」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我也震惊了一下,不过情绪马上就平复了,毕竟这病毒如此强大,会有这结果也不难预料。

  虽然难过,不过我没因此而流泪,因为自我出生以来,父亲他总是埋首於工作,约一个月才回家一天,就算回到家也总是累倒在床上,我们父子俩一年对话的次数,可能不超过五句……如此淡薄的感情,要我为他流泪,实在有些勉强……我上前从背后搂住妈妈,并拍拍她的背安慰她。

  「妈妈,别难过了,至少你还有我,不是吗?而且我们没死,搞不好还有其他人也没死。」妈妈马上就接着说了:「唔……原本……在研究过程中,我与你爸爸意外发现了,妈妈的体内拥有抗体,但是这种抗体是要在非常非常低的机率下才会突变产生,全世界应该只有我有这种抗体……」「当时我们还认定这种抗体不一定会经过遗传留给下一代,还没来得及做相关试验,人类就都……」妈妈说着这句话的同时,反转过身抱着我。

  「幸好现在证明了,这种抗体会遗传。」妈妈越抱越紧,还留下了眼泪妈妈那对E奶顶在我身上,我可以用由上往下的视线看见那简单的T恤根本包不住那对豪乳,乳沟以及因为挤压而变形的柔软乳房一览无疑。

  虽然现在全人类正面临绝种的危急,我知道我不该放心思在这上面,但我的老二却蠢蠢欲动。

  「好了~食物都准备好了,来吃吧!」妈妈发现正在煮的食物熟了,赶紧起锅,准备上菜。

  幸好,这时候锅子里的食物沸腾了,不然等我压制不住老二的沸腾时,顶在妈妈的腹部上,那多尴尬呀!

   我们边吃东西妈妈边跟我说道:「在病毒爆发后的一个礼拜,世界各个国家机构早以联合起来,并建立一套幸存人类通报机制,可能你都没出门所以不知道这个机制……一直到今早回来前,我最后一次使用通报系统,还是无人回应……「妈妈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已经可以很简单的判断,全人类只剩下我们俩了……」「那今后该怎么办呢?」我问。

  这种世上只剩下一男一女的情况,我自然有想到要靠『交配』来确保人类的繁衍。

  但是到底对方还是我的母亲呀,我们是母子的这层关系还是卡在我的脑中。

  所以,我并没有直接的问出口。

  但是,我必须先承认,我确实有想过要上了妈妈。

  这之中除了妈妈是美女外,还多了份别的女人所不能给的母子乱伦的快感。

  母子身分的两人竟然交合在一起,同时,身为长辈的母亲带领着孩子进入成人的世界,与年轻女孩被动的形象完全不同,同时颠覆了男方主动的刻板印象。

  男女之间的情欲、颠覆传统、母子关系,这三者充满冲突的事物合而为一,正是母子交尾的醍醐味所在。

  只能存在於幻想的事物,更让人向往。

  「妈妈已经有计画了,有机会自然会告诉你。等一下吃饱后稍做休息,下午我们就离开这里。」「离开?为什么要离开?」我惊讶的问。

  妈妈告诉我说:「所有人类文明底下科技产物,都已经无法使用了,从今以后我们必须恢复到自给自足的原始生活,所以我们要找一块适合的土地去开拓。

  我觉得外公以前住的乡下那边满适合的,我打算到那边去。」「嗯。」我点点头话虽如此,不过我想妈妈所说的『计画』应该不只这样吧?

  下午,我们带足了衣物、日用品及食物,驱车前往外公以前住的地方。

  妈妈跟爸爸不一样,对她而言,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所以,她每天会固定的上下班,该休假就休假,而不像爸爸整天埋首於研究之中。

  所以,就一个普通的三人家庭来说,我跟妈妈的感情真的是好的没话说,我们可以说是无话不谈。

  但是,这一路上,我们母子俩多是沉默,没有闲聊,或许是遭逢重大事件,同时又一个月左右没有见面交谈,所以感到有些许生疏。

  但是换个角度想,过去的生活琐事、工作心得、校园生活……等,在病毒肆虐的现在,聊起来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不过我倒是想到了个问题。 我们生存下去的烦恼解决了,但我俩都有老死的一天,有抗体又能怎样?

  这下又回到了人类繁衍后代的问题我一直想问妈妈这个问题,但是拉不下面子,所以作罢。 不过,我想妈妈自己应该也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只是我实在猜不出妈妈对这件事到底有何看法。

  坐在车上的这段时间,我反覆的思索着这个问题,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个底:

  『妈妈所说的『计画』,应该跟我想的是一样的。』我决定先不动声色,照着妈妈的步调走就好。

  到了乡下郊区时,已是黄昏了。

  妈妈交代说今天先休息,明天在开始处理要在这定居下来的琐事。

  没有电的生活,夜晚是没有灯光的,就像早期农业社会一样,农民们都早早的就准备就寝了。

  我和妈妈吃了从超商及大卖场弄来的现成食品,并在睡前打算冲个澡。

  因为无法使用电热水器,又无柴火可煮水,索性就依着燥热的天气洗个冷水澡。

  正当我们边吃着东西边讨论到等会可能要洗冷水澡时,妈妈忽然脱口说:

  「等等就一起洗澡吧。」刚听到,觉得有些惊讶,嘴里的饼乾差点掉下来。

  「蛤啊……?呃喔……可……可以啊……」我觉得有些尴尬,可能因此有些结巴。

  不过妈妈似乎看得出我的迟疑,她对我解释着:「未来我们俩要共同生活,并互相分享一切资源,现在不过就一起洗个澡嘛~不用害羞啦~迟早会习惯的。

  更何况,我是你妈耶~「仔细想想妈妈说的也对。

  等到了冬天,热水不够,要一起共浴,这应该是免不了的,现在不过就是提早先体验这种方式。

  不过一想到可以看到妈妈全裸的身体,同时我也要赤裸裸的面对妈妈,我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兴奋「衣服脱好了就快点进来吧~」妈妈早已脱光衣物在浴室里等着我,并催促我快点进去。

  打开浴室的门,我害羞的用毛巾遮住下体,脚步蹒跚的走进去。

  「噗嗤!」妈妈看到我这副蠢样,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真是的,小时候帮你洗澡时,早就看到不想看了~来~毛巾拿开吧!」妈妈说着说着,伸手一把要将我毛巾取下。

  我反射性的躲开,不料,一个脚没站稳,整个人跌到妈妈身上。

  妈妈和我反应都不错,手都撑着地板,完全没有受伤。

  只是,妈妈硕大的乳房顶着我的胸膛,而我的阴茎和妈妈的阴部只隔着一层毛巾。

  我跟妈妈就维持这动作,互相呆望了数秒。

  「啊……没有受伤吧?」妈妈首先打破沉默。

  「嗯……没有。对……对不起。」我觉得自己蠢极了。

  迟早都要坦诚相见的,我却还如此别扭。

  看吧,搞砸了,气氛变僵了。

  「是妈妈要说对不起吧!」妈妈摸着我的手臂。

  「咦!?」刚刚的懊恼,一瞬间被疑问与惊讶给打散。

  「是妈妈太过分了,这种事情本来就该慢慢习惯……」「不……不会过分。是我自己想法太幼稚了。」妈妈笑了笑说:「看来我们俩都还没准备好。」这句话,我一时间会意不过来,就又被妈妈的下一句话给打断思绪「好了~我们来洗澡吧!」妈妈一面说着一面推着我的胸膛。

  现在,妈妈正在替我刷背。

  「平常看起来还挺瘦的,想不到身材其实还挺结实的。」妈妈刷背刷到一半,拍了拍我的背。

  我尴尬的「嗯」了一声回应。

  一想到等等会不会要洗前面,我就脑子一片空白。

  「好了,洗前面吧!」妈妈说刚这么想,事情就发生了。

  不过,我可不想要重蹈覆辙,既然决定不再别扭,我就大大方方的转过身。

  只见妈妈两眼盯着我的阴茎,我还隐约看到妈妈吞了口口水。

  就这样,阴茎让妈妈看了一会,妈妈终於回过神:「噢呜……长的……还满大的。」妈妈笑着,还弹了一下我的老二,害我整个人震了一下。

  接着,妈妈拿着肥皂从我的脖子、胸膛、腹部一路抚到我的大小腿,然后又慢慢的回到我的大腿内侧。

  我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端详眼前这美人的眮体。 妈妈的乳房看起来比平常穿着衣物时还要大!

  乳头最让我惊艳,竟然是粉红色的!!

  看到腹部,一点小腹也没有,就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讲,真的保养的非常好。

  妈妈的阴毛很浓密,也因此看起来有些杂乱,但这反而给我一种狂野性感的感觉「接下来要洗阴部啰。这地方很重要,我会洗仔细一点。 」妈妈说着说着,就蹲下来开始搓揉我的阴茎我承认一开始妈妈在替我洗澡时,我很紧张,所以老二的反应很微弱,但是在妈妈替我洗大腿内侧开始,我感到全身酥麻放松,老二就渐渐有反应了。

  「唔喔……」以前,不管是洗澡还是打手枪,都是使用自己的手,如今,有个女人在帮我……我不自觉的发出舒服的低沉声。

  「呵呵……小展也算是个大人啰……」妈妈轻笑了一下。

  「啊哈……妈妈……」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我的双手紧紧罩在妈妈的头上。

  「小展……」不知道是肥皂的滑性还是故意的,妈妈手搓揉的速度越来越快。

  「唔咕……妈……妈妈……你……你……你这样弄……哈啊……好舒服……太舒服了……」射精的感觉不断涌现。

  「小展……想射的话就射出来吧。」一听到妈妈这样说,我就像是得到圣旨一般,射精的想法彻底占据我脑海,我再也忍不下去了!

  「呃……妈……妈妈!妈妈!!啊!!!」 在我高潮之后,妈妈替我冲了冲身子,要我先去睡觉,她则是独自留在浴室洗澡。

  我躺在床上,回想了刚刚在浴室发生的事。

  现在冷静想想,刚刚妈妈的行为根本是在勾引我,可是我们只发展到她帮我打了个手枪而已,如果妈妈有意勾引我,那就不该只有这样。

  「啊!难道是……?」我脑中忽然闪过妈妈刚刚说过的一句话:『看来我们俩都还没准备好。』这时我才恍然大悟。

  今晚,我和妈妈睡同一房间,但是不同床。

  当妈妈洗好走进房间时,我身子偏向另一边,与普通的睡姿无异。

  或许妈妈也以为我早已入眠,她走向我床边,替我将棉被给盖紧,还摸了摸我脸庞以及头发。

  「妈……」当妈妈在摸我脸庞时,我突然轻声的叫了一声。

  「怎么?还没睡呀?」妈妈关心的问道。

  「妈妈……我有些话想跟你谈谈。」我拉着妈妈的手,坐起身子。

  「嗯?」看的出来妈妈有些诧异,但脸上又还是那一惯充满慈爱的笑容。

  「我要先跟妈妈说对不起。

  是我太笨,一直没能了解妈妈的用心良苦。「「怎么啦?怎么突然这么说呢?」妈妈还是一样,用那种关爱、母爱的口吻。

  「妈,我都懂了。」我沉默了一会,又接着说:「你知道这世上仅剩你、我两个男女。

  人类要繁衍下去,只能靠我们俩。 但你怕我是处男亦或是对母子关系的尴尬,所以才会先用一起洗澡当做是前导,要化解我的尴尬。

  可是……可是我却一直放不开,害的妈妈以为是自己的步调太快……「「傻孩子……」妈妈抱紧我。

  「这事本来就不能勉强的,如果你不愿意,我会尊重你的意见。」「妈……」我听到妈妈这样说,我感动的流泪了。

  为了儿子,为了我,她可以放弃全人类。

  「不!我了解妈妈着急的心情!妈妈今年也以经 34岁……明年一到,也算是高龄产妇,如果不想办法快点生产,人类的未来真的有危机。」「小傻瓜~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勉强你吧?而且……你现在是在嫌妈妈老哦?」都什么时候了,妈妈还在替我想,逗我笑。

  「妈!」我将妈妈抱的更紧了。

  其实撇开乱伦问题,对我一个16岁的少 年而言,以妈妈的外貌、身材来说,是个非常棒的『交配』对象。

  我相信有很多国中小 男 生都有一个类似的经验,除了女艺人、写真女明星、周遭女同学还有A片女主角外,第一个性幻想对象就是自己的妈妈,心理学上曾解释说过:每个男孩子都有恋母情结。 当然,有一个美女妈妈的我也不例外。

  不过,我知道这仅止於『幻想』上,因为就算是像我一样有个美人妈妈,但在人类道德伦理之下,我也不敢做越矩之事。

  「你一点都不会老,你看起来还是很年轻漂亮啊!」「呵~嘴巴这么甜呀?」妈妈捏了捏我的脸颊「是真的!我可不是在寻你开心喔!

  如果是妈妈……我可以……「我话说的很坚决,两眼也真诚的看着妈妈,希望妈妈能感受的到我是认真的。

  「小展……」妈妈似乎也感受到我的诚意了。

  「所以……小展,你……」妈妈双眼直直的看着我,在等着我的答案。

  这是我的命运,我决定不再逃避了。

  现在,我们母子俩像刚刚在浴室一样,一丝不挂的面对面。

  不过不同的是,我们不再有所犹豫了。

  「小展来~妈妈招待你喝一个可以滋润人类生命的饮料。」妈妈坐在床边,要我躺在她的大腿上吸吮乳汁。

  我先搓了搓妈妈的乳房,接着,我双手罩在乳房上柔捏。

  好软,真的好软,手指陷在里面的感觉很特别,这是从未体验过的柔软触感。

  在我摸够了之后,我才开始吸妈妈奶头我终於得到梦寐以求的这对美乳,但我并没有疯狂的、贪婪的吸吮,因为她在我心目中,还是我的母亲,而我现在不过就是在重温婴儿时光,所以,我不需要,也不能做出失礼的举动。

  我就这样吸吮着粉嫩乳头几分钟后,妈妈准备进入下一阶段:「小展。你是第一次吧?」「嗯。」「好。那妈妈就趁这机会教你一些东西。」其实妈妈要教我些什么我大多都知道了,在性观念开放的现在,这是很正常的。

  只是我在团体生活中,表现的较内向,所以一直到现在16岁了,还没有可以实际操作的对象……妈妈两脚张开,呈现M字形的在我面前。

  我终於看到这个对我十分好奇的神秘地带。

  「你看,这里就是阴道,男女交合的地方,千万别跟尿道搞混啰。这个分别是外阴唇、内阴唇。」妈妈认真的在为我讲解,而我其实没很认真在听,不过倒是有很认真在看……「而这个呢……」妈妈拨开阴唇,指着露出来的某个在阴道上方的小肉球,其实我知道就是女人的阴蒂。

  不过我还是决定照着妈妈的步调,听她讲解。(虽然也没仔细在听……)「这个就是会让女人感到『性』奋的阴蒂。」「来!你摸摸看。」妈妈拉起我的手放在她的阴阜上。

  我搓、揉、捏、压、抚,各种能刺激的方法都用上了。

  「嗯……咦呀……对……小展……嗯……就是这样……」妈妈将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腕,轻哼着表现出她舒服的感觉。 我的手也感受得到,妈妈的阴蒂明显的膨大了起来。

  「嗯……小展……接下来试试将手指放入阴道吧!」「嗯。」我将食指及中指并拢,慢慢的放入妈妈的阴道。

  「嗯哼~……」放入的瞬间,妈妈舒服的轻哼出声音。

  里头很湿很温暖,手指感觉好像被一种包覆式的吸盘给吸住了。

  我指头开始在里面探索、挖掘。

  妈妈也阖上眼,紧抿着嘴,忘情的享受。

  「嗯呵……嗯……哈啊……」随着我手指越来越习惯里头的环境,并动的越来越快,妈妈也不断的发出淫息声。

  我边抠着穴,边问道:「妈妈,这就是女生自慰的方式吗?」「这是其中一种……另一种……另一种就是刚刚我教你的……搓阴蒂……」感觉得出来,妈妈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其实……其实妈妈刚刚……在浴室帮完小展之后……自己有忍不住……自慰了一次……」难怪!感觉妈妈怎么洗这么久。

  不过我能理解,毕竟人都是有性需求的,更何况在帮一个男人打完手枪后,难免会想要……「小展……我想……差不多了……」妈妈拉开我的手离开阴道,不让我继续动作。

  我吞了吞口水:「妈……」「小展,别怕别害羞……妈妈会引导你的。」「在进入之前,我先帮你柔一柔阴茎。 」妈妈要我躺下,只管享受就好,剩下的交给她来打点妈妈搓着我的阴茎说道:「其实,这一切也都在爸爸的期望之中……」「爸爸的期望?」我疑惑着。

  「爸爸在去世前跟我说,如果拥有抗体的仅存人类只剩下非常非常少数,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要我跟你繁衍后代……两个有抗体的基因,生下的孩子才会有抗体……」人类只剩下我跟妈妈,或许,妈妈对我只是个暂时抛不开的称呼。

  在这个只有我跟妈妈的世界,任何过去的道德伦理都不存在,就算道德伦理还存在我们心中,我俩要负担起人类存亡的重责大任,道德伦理与之相比,又算什么?

  更何况,连妈妈的丈夫,我的爸爸,都允许了……讲难听一点,他人都死了……我躺在床上。

  妈妈则是跨坐在我身上,右手扶着床,左手握着我的阴茎,然后,慢慢的将阴茎没入她的阴道内。

  「唔喔……啊……哈……」很奇妙的感觉,我整只肉棒被肉璧全方位的紧紧吸附住,这是双手无法给予的滋味。

  「嘻~小展,妈妈的里面舒服吗?」「嗯……太舒服了呵……」过了16年,我终於回到了这个孕育生命,保护我渡过胚胎成长期的神圣宫殿,我曾经的栖所,我真正的故乡。 这个我曾经和母亲有所连结的地方,如今,我们再一次的连结虽然我没体验过其他的女性,但是就我的肉棒在妈妈小穴里的感觉而言,真的很紧很紧……我将我的双手,放在妈妈的胸上尽情的揉捏。

  她自己则是扭动起腰身。

  「整个充满我里面……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滋味了……」我知道,爸爸是个工作狂,妈妈可能有好几年没有和爸爸行房了……对一个三十如狼的女性而言,这一定是很煎熬的,但如今,也算是久旱甘霖,有所滋润她那空虚的小穴了。

  「小展……」「妈妈……」妈妈将身体凑上来,我们疯狂的亲吻着。

  妈妈的舌头在我嘴里翻搅着,而我的肉棒在妈妈小穴里捣弄着。

  「姆……对……小展……好舒服……」「呃哈……嗯……」我们十指交扣,互相亲舔对方的身体啪吱!啪吱!啪吱!~我们的肉体不断撞击出淫秽的肉声,肉声还掺杂着液态分泌物的水声。

  「好棒!嗯!就是那里……呀……」「妈妈的里面……好温暖……好舒服……」随着我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顶到妈妈子宫最深处,妈妈腰的扭动也越来越夸张。

  啪吱!啪吱!啪吱!~淫糜的声音蔓延在整个房间「啊啊啊……!小展!」妈妈忽然疯狂快速的扭动,她整个身体爽到向后仰,两眼失神的看着天花板。

  「唔……唔喔!……妈妈……我好像……好像快要射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刺给刺激到了,生命的种子就快散拨出来了!!

  「哈啊……啊啊!小展!妈妈……妈妈也是……快……我们一起……啊啊啊!!」「唔呃啊!!妈啊!!!」「咦……啊啊!小展!!让我怀孕吧!!!」我很荣幸能撑到和妈妈一起高潮,这样算起来,我表现的还不错这将是全人类的第一次,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们是全新的亚当与夏娃的神话。

  这天晚上,我们就不断在休息>换姿势再一次>休息>换姿势……,同时我们还尝试了乳交、口交……就这样,一直翻云覆雨到早上为止。

  虽然我没试过年轻的女性,不过那种成熟女人才会散发出来的风韵,正是年轻女性所没有的,这正是妈妈的身体令我着迷的原因。

  而在这之后,我们几乎每晚都会来上一次。

  西元2300年。

  地球上出现了新的一批人类族群,他们是母系社会,自称『展族』。

  展族有一个传统,就是家中男孩年满16岁当天,就会为他举办成年礼。 这个成年礼他们称之为……『回归圣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