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其他小说  »  洗头妹们乐疯了
洗头妹们乐疯了

洗头妹们乐疯了0 :08 2007-3-7

洗头妹们乐疯了

我恋足已有20年的时间了,亲吻过几百个女人的高跟鞋和丝袜,但真正要说 女人的脚到没舔过几个,有一次看了一盘日本的恋足影片看我我实在是烧的难受, 于是就想出去寻找一下目标,我走在大街上看到来来往往的美女穿着各种高根鞋 和丝袜,我那个谗呀,真想对她们说我想舔你们的脚,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 于是我想到了哪些做小姐的,我想她们连那都肯卖脚也不会例外吧,于是我就开 始寻找洗头城之类的地方,走了好几家都因为有好多客人在洗头就放弃了,工夫 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一家洗头城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几个洗头妹在那无聊的做 着聊天,我那个激动呀,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我想进又有点犹豫,我在门口装着 抽烟,一下子看到牌子上有电话号码,我一下子来了灵感,我想先打个电话试探 一下再说,于是我就在旁边不远的IC卡电话亭给那家洗头城打起了电话。

电话通了,只听一个四川口音的女孩说:你找哪个?我当时激动的声音有点 颤,我说:小姐,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件事?四川女孩说:你说撒。我说:我想 舔你的脚。只听那四川女孩放肆的笑了起来,旁边有人问:咋了?四川女孩说: 他说他要舔我的脚。只听旁边的说:神经病,肯定是喝醉了。这时我赶紧说我没 喝酒,我真的的想舔你们的脚。这时其她的女人都凑了过来,只听她们边笑边换 着电话攻击我,一个说:你去舔你妈的嘛。

另一个又说:外面有毛驴子你去舔它的屁股好了。又来一个说:我们这有十 几盆洗脚水你喝不喝?我赶紧说:我喝呢,我还想舔你们穿过的高跟鞋,喝你们 洗袜子的水。这时那些女人笑的更欢了,她们一下子把电话挂了。我想这下子没 戏了,不过我不死心,我又拨了过去,只听一个年龄大一点的女人接了电话,她 说:你有病呀?你是不是喝多了?喝多了回家睡觉去,别在这犯病。我赶紧说我 真没病,也没喝多,我真的想舔你们的脚,这样我多出点钱行吗?只听那女人说 :行呀,你来呀,你来了就让你舔,我们这小姐多的很排着队让你舔个够。我说 :告诉我你们的脚为啥这么香?那女人说:你来嘛,来尝尝就知道了。说完就把 电话又挂了,这时的我已经被烧的没有太多的理智了,于是我有来到了那家洗头 城门口,只见那些女人还在那里笑的呢,隐隐隐约约听到她们在说神经病了喝多 了之类的话,于是我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只见那老板娘走了过来问我是不是要洗头,我当时有点紧张,我就问全套多 少钱?那女的笑了起来,她听出了我的声音,她说:刚是不是你的打的电话?我 当时不知道是该说还是不该说,我一想如果不承认就等于白费了,于是我就说: 嗯,是我打的。只见里面象炸了锅一样全笑了,这时老板娘说:我还以为你喝多 了呢,你真想舔脚?多脏呀!我说:不脏,脚是最干净的地方比手要干净的多了。

说完后只见哪些女人又是一阵浪笑……

老板娘这时笑着说:我们这没有这种服务,你按摩嘛可舒服了。我说:我不 想按,我就想舔你们的脚。老板娘这时白了我一眼说:你出多少钱嘛?我说:舔 脚舔鞋喝洗脚水一次一百,舔一个人的我给你50元的好处费,舔两个我给你一百, 以此类推……当时我数了一下加老板娘一共六个女人,总共要九百元,我当时带 了一千多块钱,我想足够了。只见老板娘和其他女人笑的更欢了,只听她们你一 句我一句的边笑边说:来舔嘛,我的脚最香。另一个又说:来撒,我的鞋正脏的 呢。其他的有的说:好恶心呀。好我怕痒之类的话……说真的,当时我站到那多 少有点尴尬。这时老板娘发话了:那你要舔就先给钱。我赶紧说:几个人愿意让 我舔?这时老板娘看了一下其他的小姐说:行不嘛?只见其他小姐没啥反对的, 有的还说要得。老板娘转过来对我说:那你给钱,就一个小时,完了我们还要做 生意呢。我当时激动的差点摔倒。只见老板娘去门口看了看就把门给锁上了。我 这时赶紧掏出了钱,我连数都没数就全部给了老板娘,老板娘可是一张一张的数 还在灯光底下照了又照。数完后说:一千三,多了撒。我说:没事,多了算我请 大家吃饭的。老板娘一高兴就说:在里面舔还是在这舔?我说我先看一下里面, 于是老板娘就把我带到了里面,我一看房间又小等光又暗,于是我就说就在外面 舔好了。就跟着老板娘又出来了,我说能开始了吗?只见哪些小姐和老板娘又大 声的浪笑起来,老板娘大概有40岁左右,长的很丰满,笑的时候浑身的肉都在颤 抖,看的我鼻血都要流出来了,我当时一下子就跪在了老板娘的脚下,把老板娘 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两步,其他女人看都都快笑的岔气了,好不容易等的大 家都稍微平静一点,舔脚才正式开始,六个女人并排座在长沙发上,老板娘座在 中间,有的抽着烟,有的呵着瓜子,全部都翘着二郎腿看着我笑,我跪在她们脚 下看的都傻了,说真的的当时眼睛都有点花了,只听她们说:来舔我的撒。来我 的香……我当时激动的感觉象做梦,我看了一下有三个穿的高跟凉鞋没穿丝袜, 另三个都穿的黑色高根皮鞋,全都穿的肉色连裤袜。我都不知道该先舔哪个的好 了,于是我就先舔了老板娘的,老板娘穿的是黑色的高跟鞋,很薄很透的浅色丝 袜,我跪在老板娘的脚下台头往上看,就看到一只大脚上面是老板娘性感的脸, 看着老板娘那嘲讽的眼神我的奴性全被勾了出来,我抱着老板娘那翘起的大脚狂 吻起来,又是一阵浪笑,听着这些笑声我都快疯了,我什么都不顾只顾着抱着老 板娘穿着黑皮鞋的大脚一个劲的亲吻,蹭的我脸上全是老板娘脚底的土,我可不 管那么多只管亲呀舔呀,看的大家笑的更欢了,旁边两个女人还把脚搭在我的肩 上看着她们从来没见过的表演。

就这样我挨个把六个女人的鞋舔完,又开始舔她们脱了鞋的脚,这时的小姐 们都笑的没劲了,大家都只是脸上挂着笑没有刚才笑的那么疯了,这时老板娘用 穿丝袜的脚拍了拍我的脸问到:怎么样我们的脚香不香?我赶紧说:香~ 香~ 真 香……逗的大家又一阵狂笑,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四川女人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拽 到她身边又用脚顶着我的鼻子,另一只手掐着我的脸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说: 你知不知道你好鸡巴贱呀,你很喜欢舔女人的鞋是不是?今天老子让你闻个够。

说这就从地上拣起她的高根鞋,一手抓着我的头发一下子把我的鼻子和嘴都 扣在了她的高根鞋里。这时大家又都笑的死去活来,说什么都听不清,我只感觉 到一股很浓的汗酸味加皮革味直往我肺里冲,其他女人也都效仿着拿起自己的高 根鞋往我脸上嘴上蹭,我只见六只高跟鞋在我脸上到处拍打着,这时女人们笑的 更欢了又一次打到了高潮。

这时从后门进来了一个50多岁大老女人,大家一下子都不笑了,也就几秒钟 大家一下子又爆发出了放肆的笑声,这时老女人看的莫名其妙的,这时老板娘穿 上鞋走了过去说:这人好贱呀,非要舔我们的脚,还给了我们一千多块钱。老女 人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她走了过来低头看着我说:小伙子,你咋这么 贱呀?干啥不行非要喜欢舔女人的脚?不臭吗?我赶紧说:阿姨,女人的脚最香 了一点也不臭。这时其他女人又疯狂的大笑起来哈哈……好鸡巴贱呀。只听哪些 女人边笑边说着。这时老女人狠狠的白了我一眼,转过头去问老板娘还打不打麻 将了?老板娘说:还没完呢还有半个小时。

老女人听了转过头看着我说:都舔了半个小时了累不累?啊?你咋这么贱?

要不要连我的脚也舔一舔?这时其他女人又一阵狂笑,有个女人说:让他舔, 好耍的很……

这时我赶紧说:我想舔你的脚。这时大家笑的更欢了,老女人这时笑里带着 温怒说:你也太贱了,你妈的脚你舔过没?说着转过头对老板娘说:别理他了, 走去打麻将。老板娘说:收了钱的,时间还没到不好走。这时老女人有点不高兴 了,转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我说:你是要饭的吗脸上这么多土。说着就一口浓痰 吐在了我脸上,浓痰带着连上的土往下流着,其他女人见了笑的更欢了,老板娘 这时也走了过来说:往你脸上吐痰你也这么开心,我看你是真的发贱了。说着老 板娘也往我脸上吐了口痰,其他女人见了也都笑着过来往我脸上吐口水,边吐边 笑边骂,有的又是吸鼻子又是咳嗓子,就想把最浓最脏的痰吐在我脸上,这时我 眼睛都睁不开了,只听到笑声骂声和吐痰声,只感到脸上被一口口热痰攻击着, 这时我赶紧张大了嘴,这时女人们又炸了锅,有个女人说:瞧他多贱,把嘴张那 么大生怕吃不到。于是女人们又疯狂的往我嘴里吐痰,不一会儿嘴里就被吐的满 满的,我赶紧咽下,这时口水停止了,我用手把眼睛上的口水抹去睁开眼睛一看, 一个个都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只见那老女人笑的最欢,跪趴在地上,一手撑着 地一手捂着肚子都快笑死了。老女人的屁股正好对着我,老女人穿着灰色的裤子, 屁股撅起来的时候显的屁股又大又圆,看的我一阵子冲动一下子把脸埋进了老女 人的裆里,使劲嗅着老女人裆里散发出的味道,把脸上的口水抹了老女人一屁股, 又湿又粘的一大偏,老女人一下子发现了,生气的转过身一脚把我踹翻,脱掉中 根的黑皮鞋对着我的脸就一顿子抽,边抽边骂:你个贱屄,日你妈的,老娘的裆 味香不香啊?说着又把她那穿着短丝袜的脚狠狠的踹了我脸一脚。老板娘和其他 女人也不使劲的踢我踹我,老板娘用脚踩在我脸上说:你真的太贱了。

好不容易大家都稍微平静一点了,老女人发话了:妈了个屄的,今天麻将也 不打了,好好收拾一下这个贱货。其他女人也都一致叫好,说今天反正也没啥生 意,就好好收拾一下他。老板娘这时候用脚拍拍我的脸说:哎贱货,今天便宜你 了,平时我们伺候男人,今天你把我们也好好的伺候伺候……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大家都不笑了,老板娘把脚从我脸上拿开,穿上高 根鞋走去接电话,「喂,你找谁?」电话那头说什么我不太清楚,但从老板娘的 话中我多少能猜出一些内容。「哦,是你呀,你咋好久都不来了?」「……」「 我们在打麻将所以就没有开门」「……」「四个人,好呀,你们来吧,我现在就 开门。」说着老板娘挂了电话转过身看着我说,「一个朋友带了四个人来按摩, 你的时间还没到,你看你等一会再来行吧?」我一听面露难色「我们家太远了, 我都懒的再跑了」老板娘听了有点不高兴,正要说什么,这时那个老女人说话了, 「让他到我房间去等好了,一会儿你们完了在来收拾他,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贱 的男人,我也想看看他到底有多贱」说的大家都乐了「哈哈……贱货,等一会儿 再收拾你」「就是,等我们完了让你把我们的脚都舔干净,听到没有?」大家你 一句我一句的调弄着我,这时老板娘说话了:「小李,你和张姨先把他带到后面 等着,等客人走了我们在去。」「要得」我一听赶紧站起来和那个叫小张的四川 女人还有那叫张姨的老女人朝后门走去。

走出后门到了一个象四合院一样的院子,我知道这些小姐都住在这院子里面, 我跟着张姨走到一间房间的门口,张姨打开门开了灯,我就跟着她两进了屋,只 见屋里的家具都很简单,有一双人床和一衣柜还有一张八仙桌酸是物里的大件了, 屋角杂乱的堆放着做饭用的锅碗瓢盆,进了屋张姨就走到一边倒水给自己喝,那 个叫小李的四川女人就坐在八仙桌旁抓着桌上的麻将把玩着,见她们也不太理我, 我多少有点尴尬,看着叫小李的四川女人翘着二郎腿把鞋挂在脚指上一挡一挡的, 看的我一阵冲动,正站到那发傻呢,张姨发话了,「你喝不喝水呀?」我赶紧说 「不喝,不喝,我不渴」「是不是刚才口水喝饱了?哈哈……」说的我一阵面红 耳赤,那个叫小李的四川女人也放肆的笑了起来「哈哈哈……笑死老子喽,啥子 人哟,真的好鸡巴贱哟,哈哈哈……」张姨这时也笑的直不起腰了,「哈哈哈哈 ……你还喝不喝了,我这还有呢?」我一听赶紧跪在张姨的脚下说「我还想喝…

…」张姨笑的都快岔气了,一下子跑开爬到床上一个劲的笑去了,我转过身 跪在地上抱着小李的腿,说「我要喝你的口水」小李听了笑的前仰后合的,要不 是我抱着她的腿她非翻到在地不可我一看小李的一只高跟鞋掉在了地上,我赶紧 拿起来放到鼻子上使劲的闻着鞋里散发出的皮革和脚汗特有的芳香,小李看了乐 的都快笑死了,张姨也在床上颤着一身肥肉放肆的大笑着,我边闻鞋边欣赏着两 个女人淫荡的大笑,我闻了一会儿就一手抓着小李的黑色高根,一手抓着她的丝 袜大脚不停的亲着她的脚,嘴上亲着丝袜美脚,手上拿着高根鞋,又听着两个女 人放肆又淫荡的大笑,直弄的我快流鼻血了,小李的脚汗很多把袜尖和袜底都沁 湿了清晰的显露出了她的脚指头,闻着小李脚上的汗香直谗的我流口水,我用舌 头舔了一下她的脚后跟,一股咸咸的味道顺着我的口水进入了我的喉咙,我又顺 着脚跟往上舔,在她的脚心上上下下的舔个不停,小李可能被我舔的太痒了,一 脚把我蹬开,边笑边骂「哈皮,老子的脚那么香呀?舔的老子紧鸡巴痒」我一下 跪爬过去又抱着小李的脚说:「香,香,你的脚最香了,我好喜欢舔」说着我又 准备抱着她的脚舔,「滚开,贱货,老子的脚好怕痒」说着就笑着飞快的穿上鞋 扑倒在床上

抱着张姨疯笑着,我赶紧跪爬到床边一手抓着张姨穿着中根黑皮鞋的脚,一 手抓着小李穿黑色高根皮鞋的脚,先在她们每个人的脚底美美的亲了一口,张姨 和小李笑的更欢了,她们一下子把脚收了回去,仰躺在床上曲着腿,上下摆动着 小腿躲着我饥渴的双手,我一看急了,一下子抱着张姨的两条大腿把脸埋在两腿 中间深深的吸着张姨裆里散发出的淡淡骚味,张姨一急把两腿狠狠的一夹,把我 的头夹到了她的裆里,憋的我差点窒息,这时张姨把腿一下松开用脚蹬着我的肩 膀一下子把我蹬倒在地,「妈了个比的,敢吃老娘的豆腐」张姨笑骂着我,我又 一下子起来抱着小李的大腿把嘴凑到了小李的裆部,小李反应快,一下子把一条 腿收回用脚尖顶着了我的嘴,我一疼一下张大了嘴,小李的鞋尖就顺着进入了我 的嘴,把我的嘴塞的满满的,苦苦的皮革味一下子顺着我的舍尖进入了我的大脑, 我赶紧用双手抱住了这只脚,把鞋从我嘴里抽出来,我又舍不得就抱着一个劲的 亲着鞋底和鞋根,这时小李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劲,一个鹞子翻身,她两腿一 夹我再顺着那劲一下子我就人仰马翻的倒在了床上,我上半身在床上,从腰以下 的部位搭在了床沿下疼的我的腰感觉都快断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李就已经骑 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的脸憎的一阵红,

小李得意的骑在我的脖子上大笑着,张姨也一下翻起身对小李说「骑着,别 下来,好好收拾收拾他」「要得」说着张姨就脱掉鞋站在床上,不轻也不重的在 我肚子上来了几脚,疼的我血一个劲的往头上冲,我呜呜呜的叫着,「我让你叫」

说着张姨就拣起一只她的皮鞋塞进了我嘴里,我觉的我嘴里除了鞋就是沙子 了,张姨见我嘴里叼着她的鞋笑的更欢了,边踩我肚子边喊「踩死你,踩死你…

…」

直踩的我都快喘不过气了,小李还觉的不过瘾,揪着我的两个耳朵上下左右 的扯着,嘴里塞着张姨的鞋,我叫也叫不出只呢呜呜的呻吲着,张姨踩累了,就 斜坐在我脸边,「舒服不舒服?还要不要了?」我一听赶紧摇头。「不要了是吧, 你不是喜欢舔女人的脚吗,来,尝尝袜子的味道,说着就嘶嘶的把两只短丝袜从 脚上撕了下来,抓住丝袜的一端用袜尖在我鼻子上来回的扫着,「哈哈哈,香不 香?

啊?」小李边问边用手掐住我的下巴,我听了一个劲的点头,张姨和小李乐 的前仰后合的,「不过瘾是吧?来再尝尝」说着张姨就把她的鞋从我嘴里拔出来, 把两只丝袜

一下子塞进了我的嘴里,我感觉软软的一团东西带着我久违的香味进入了我 的嘴里,我一阵子舒服的差点射了出来,可我还是控制住了,因为我知道好戏还 在后头呢,张姨和小李看着我嘴里塞着丝袜笑的更欢了,张姨又抓着她的皮鞋用 鞋根捣我嘴里的丝袜,「香不香?嗯?来,好好吃,」「笑死老子了,男人吃丝 袜,还吃的那么香,来我的吃不吃嘛?」小李说着脱下鞋把她穿着连裤丝袜的脚 往我嘴里塞,天那,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塞到我嘴里,看来我今天要拉肚子 了,小李塞了一会儿脚又用她的高根鞋的鞋根往我嘴里塞,小李的鞋根又细又长, 把丝袜都快捣到我的咽喉里了,我的喉咙被刺激的一下子犯呕,小李一下子把鞋 根抽了出来,还好鞋根正好把丝袜也挂了出来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把它们拿出 来了,小李看着我狼狈的样子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笑李又把丝袜塞进了我嘴里, 正要用鞋根再次折磨我,这时老板娘推门走了进来,看着我含着丝袜的狼狈象笑 着说「你是不是没吃饭?女人的臭袜子你也吃,我房子里多的很,你要不要吃?

哈哈哈……」我一听激动的一个劲的点头,「真吃呀?好,你等着」说着就 笑着走了出去。这时小李从我身上翻了下来,我借机赶紧松了口气,调整了一下 身子,小李翻身下床,倒了杯水边喝边说「笑的老子口都干了,太好耍喽」张姨 靠在被子上欣赏着躺在她床上又叼着她丝袜的小男人,脸上挂着说不清的微笑, 伸过来一只热乎乎的脚踢了踢我的脸「小伙子,女人的袜子香不香呀?以后你天 天来我天天给你袜子吃」逗的小李一个劲的笑,这时老板娘又进来了,手里拿了 个塑料袋走到床边一下子把一袋子丝袜倒了出来,我赶紧翻起身看着堆成小山的 丝袜,心咚咚咚的狂跳着,小李和张姨也都凑了过来,老板娘说「吃吧,好好的 吃,吃完了等一会儿其他小妹妹来了还有,撑死你」「哈哈……快吃呀」「来我 帮你」

说着老板娘就抓着一条肉色的连裤袜往我嘴里塞,塞的我嘴里满满的,笑的 她们全都捂着肚子蹲在那了,我可不管她们,抓着那一堆丝袜就狂闻起来……